首頁 > 企業文化 > 原生故事

原生故事|在長沙的悶熱中懷念小草壩的綠野仙蹤

發布時間:2019-4-23 15:46:35  瀏覽數:846  來源:永孜堂制藥

故事|在長沙的悶熱中懷念小草壩的綠野仙蹤

一木 漢森Hansen


文字&攝影丨一木

巨乳中文无码亚洲 從長沙的悶熱中醒來,我開始懷念5月的清晨,小草壩上那一坡綠……霧濃,人,一腳深,一腳淺,跟著紅衣農婦往山里走,滿眼是釅的綠。

小路蜿蜒,兩旁是半人高的灌木叢和比人略高些許的小樹,都浸潤在濃霧里,有水滲出。

花,在野地里開著,有叫得出名字的:山杜鵑、野薔薇、斜徑黃蓍;叫不出名字的更多,全被細密的露珠鑲上了碎鉆似的花冠。

戴了花冠的野花們瞬間高貴起來。

枝頭上,有大顆的松子垂著,時刻準備要落下的樣子。想起了余光中的一首詩:

一粒松子落下來

沒一點預告

該派誰去接它呢

滿地的松針或松根

滿坡的亂石或月色

或是過路的風聲

說時遲

那時快

一粒松子落下來

被整座空山接住

……

這些句子,我是真愛,在這里如此貼切,心里默讀著,山色空了,鳥聲靜了,時間慢了。

行到山里,霧氣更濃,衣裳單薄的我,因畏冷而腳步踟躕。

卻見一蓬又一蓬的野花迎風抖擻。

那些隱約的仙容,在前方的霧里跳躍,引領我,召喚我。



似乎感覺到自己奔跑在山坡上,其實我沒有奔跑,是我的心在奔跑。
又似乎感覺自己在晨霧里舞蹈,其實我也沒有舞蹈,是我的心隨野花在舞蹈。


是的,人間有仙境。每一朵野花,每一枝樹梢,每一瓣草尖,都住著一個個小小的精靈。我明明看到她們結伴蕩過山坡,又或是在野地里追逐、笑鬧…

〖一木,原名楊鴻,湖南長沙人,

湖南省攝影家協會會員。〗


 

 

上一篇:原生故事|人生如圓丨當年拼命逃離,如今拼命趕回去

下一篇:原生故事丨云上高原,那片水邊的芳草地,常常入夢來

云南永孜堂制藥有限公司        地 址:云南省昆明市高新區鑫園小區別墅15A幢1-3層       聯系電話:0871-63648999      傳 真:0871-63633499

Copyright ? 云南永孜堂制藥有限公司. subkombi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