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> 企業文化 > 原生故事

原生故事|人生如圓丨當年拼命逃離,如今拼命趕回去

發布時間:2019-4-24 9:04:24  瀏覽數:762  來源:永孜堂制藥

人生如圓丨當年拼命逃離,如今拼命趕回去

麼麼茶 漢森Hansen
2018-10-31




文字&攝影攝像丨麼麼茶
    那個學橋梁工程專業的行政部長站在家鄉的破舊房前,久久沒有說話。距離昭通市區79公里的大山包,海拔3100米左右,就是他的故鄉。第一次走出家鄉是去40里外的龍樹鄉上初中,每周回一次家,周五晚自習9點開始步行,凌晨2點鐘才能到家。山路崎嶇,餓了就在地里刨幾個土豆充饑,困了只能打盹,不敢熟睡,怕凍僵在路上。就是這樣的環境,這位農民的兒子,和所有窮苦人家的孩子一樣,通過自己的努力,進入了“大學保險箱”昭通一中,直到順利考上合肥工業大學橋梁工程專業。




遠處,一個披著羊毛氈子的少年,趕著幾頭黃牛,走在山丘之間。此刻,同行的助手第一次到海拔3100米的地方,明顯感覺到走路吃力,開始呼吸急促。“勻著走,不要蹦跳!”

從多次進入高原的經驗來看,此刻保持緩慢的行動才是最正確的做法。助手興許是興奮了,想一探究竟,匆匆往前趕。一路走來,當初的茅草屋已經所剩無幾,倒是增添了幾棟磚房。

兩個小孩童坐在山坳上,他走過去用當地話說:“兒娃子不上學哦,假期了哦。”“是滴,暑假嘛。”孩童呼應著。入村,一條大黃狗汪汪直呼,儼然不記得它前面這位同鄉人。地上牛屎混雜著泥土,土墻已經倒塌,僅有的幾處草屋應該是無人居住。






“之所以努力讀書,是因為母親生前的教育,只有讀書才能改變命運。而當初選擇橋梁工程,則是因為父親的一句話:要致富先修路。”這是農村父母最原始的教育方式,用面朝黃土背朝天的姿態告訴下一輩如何選擇。可算是從大山里走出去了,而且還是第一個也是唯一個名牌大學生,就是在這樣的教育下完成的。

    與其說是走出大山,還不如說是逃離。“在西安,我們當時的工資已經到了兩千多,那個時候公務員的工資還只有八百。”他在說這句話的時候,眼神里帶著點驕傲,據說不久后他們的項目還獲得了魯班獎。而現在,留在那里的同事已經是非富即貴的日子了。“有后悔嗎?”“不后悔,我的想法可能不一樣吧”“父親病重那一年,我已經24歲了,在外面已經闖蕩了幾年,回來之后,經介紹認識了現在的愛人。”他的父親是個要面子的農民,好不容易走出去的窮孩子,肯定是要展翅高飛的。所以,身體有些好轉就趕著他回了西安。單位領導也幫襯著,讓女朋友到西安謀了份行政的職務。有些時候,冥冥中,不屬于他的地方,就是待不長久。雖然懷著一顆闖蕩世界的心,總是對親情牽掛。看著同事們一天天飛來飛去,過家門而不入的,心里總覺得不是滋味。

不久,老父親病重,帶著未婚妻,又回到了生養的土地。這一次,是決定不走了。一世繁華,到頭來抵不過親情的沉浸。熟悉的山,熟悉的蘋果樹和那些熟悉的人。或許人未老,心已成熟。在那個青春熱烈的年紀,他卻選擇了在事業上揚的時候離開,離開的理由是“為了離家近一些”。

好一個“離家近一些”,這種得與失之間的抉擇,我們都是在若干年后才能悟得。


        父親還是沒能留住。一個農民,教會兒子的只有一件事,就是誠信。這一家訓,后面在永孜堂得到了很好的發揮。“這半生,不后悔,你看,我現在離家多近,翻一堵墻就到家了。”

他笑呵呵的給我看了一張照片,一個可愛的小女生,他的寶貝女兒,正在他當年就讀的“大學保險箱”,成為了他的小師妹。當年拼命逃離,如今拼命趕回去,人生如圓,如此奇妙。



〖麼麼茶,湖南懷化人,苗族,某高校教師

 

 

上一篇:原生故事|昭通古城丨專注于你,就像在黑暗中注目年邁的父母

下一篇:原生故事|在長沙的悶熱中懷念小草壩的綠野仙蹤

云南永孜堂制藥有限公司        地 址:云南省昆明市高新區鑫園小區別墅15A幢1-3層       聯系電話:0871-63648999      傳 真:0871-63633499

Copyright ? 云南永孜堂制藥有限公司. subkombi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