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> 企業文化 > 原生故事

原生故事|昭通古城丨專注于你,就像在黑暗中注目年邁的父母

發布時間:2019-4-24 13:20:45  瀏覽數:926  來源:永孜堂制藥

昭通古城丨專注于你,就像在黑暗中注目年邁的父母


原創: 沈洋 漢森Hansen 沈洋 漢森Hansen 2018-11-23


文字沈洋 攝影劉光華

    在昭通古城,遇一段時光。左腳踩進陡街民國的青石板,很穩,沒有想像中的滑,順便滑進一段烽煙歷史。正午的陽光,透過門檐某塊漢磚的缺隙,射到一位玩鳥籠的老者的黃銅煙桿上,影射出的光芒,讓游子的心鍍上了一層漢洗抑或朱提銀的光芒。

    昭通是光亮的,是潔凈的。馬可波羅曾經行走過的古城,一座叫朱提和烏蒙的古城,一座滇軍182師從小城心臟轅門口誓師開拔臺兒莊抗日戰場的古城。今天,城門洞猶在,雖是翻修,卻從史跡中走來。雖沒落下歷史的塵埃,卻有著漢唐的遺韻。

    許久沒有這樣專注于這座古城的表情了,就像在黑暗里注目自己年邁的父母。從小光著腳丫在昭通古城的青石板上奔跑,在建國街八角亭打角板、斗蛐蛐;在轅門口拿子、修田,在西陡街看小販賣炒板栗和冰糖葫蘆;在西街口晶瑩剔透的木瓜涼粉攤前垂涎欲滴;在云興街、殺豬巷、氈匠街和懷遠街聽茶館的老爺爺擺愛國將領龍云和盧漢的故事,說這是咱們昭通走出去統治云南二十余年的大英雄;也常常穿過挑水巷,去舊貨攤上翻撿彈子轱轆,枓張車車去耍酷;還常常去南北順城街溜冰玩耍。唉,不說這些了。

    冬日里的昭通按說是有些冷的,北風倔,摻人臉,一向四季分明,像昭通人的性格,表里如一,直來直去。可是今年春節不。晴,晴得通透,晴得干凈,天藍,地亮。晴得沒有一絲猶豫,晴得滿地鄉愁。

    街邊的綠化樹上,掛滿了彩燈、彩旗、紅花、燈籠和中國結,還有各式各樣的“福”字,一切可以盡情展紅的,都紅了,紅了老街,紅了舊巷,紅了男女,紅了老少。記憶中的昭通,似乎從來就沒這樣紅過。陽光照在街角每一位老人古銅色的臉上,溢笑的臉滿是親切和藹的表情。他們翻過來曬,背過身曬,仿佛要把這個冬季被寒冷吸走的陽光通通給補回來。


       少女少婦們手挽手走在大街上,眸子里蕩著春風,掃視著古街巷那一排排時尚賽己的模特。有時也會不服氣地瞪上兩眼,但還是忍不住回頭,駐足于一件時髦的衣衫,或是一個有趣的小物件。那些低著頭刷屏的娃們,不經意間,被大人揪耳警告:好好走路,別做低頭族。聽話,買油糕餌塊給你吃。小子忍不住抬頭,瞟向那一條美食街。其實,昭通美食多多,豈止油糕和餌塊。就這一方小古城,春餅、牛蒸蒸、酸湯涼粉、白酒湯圓、火燒洋芋樣樣有,哪一樣不是揪心的主。


    這一方名叫昭陽的城,古老與現代交融,傳統與時尚并立,總有幾棵新的嫩芽拱出泥土,總有一些新時代氣息穿過門楣。總有一些味道攪動味蕾,總有一些話語牽腸掛肚,總有一滴眼淚留給故鄉。

  風,總是那么個性十足,總要弄出些春的萌動。那些飄街而過的氫氣球,已然打著時代的烙印。無論材質、做工和顏色,都是那么講究。

    那些門店里傳出的音樂,閃動著時光的節律。不正是王菲和那英春晚深情演繹的《歲月》么?不覺間,已走出古城。回眸又見陡街,又見鄉親父老。那些街巷,穿越百年舊時光,盡管沒了當年國營清華飯店的鬧熱,沒了酸辣面館的鄉味,卻一樣保持著拱門模樣,還是那熟悉的法式建筑。親人還在,不過,沒了當年的芳華,更多了一些牽掛。

幸好還有回憶。還想回到巷子里,還想回到四合院,還想聽到公雞的打鳴,還想聽到母雞下個城市蛋的咯咯聲。慶幸,又在昭通古城,遇一段時光。明年正月,應該還能回來。

〖沈洋,中國作協會員,中國電影家協會會員,在《中國作家》等雜志發表文學作品百余萬字,出版長篇小說《萬物生》等8部。中篇小說《包裹》被改編成電影。電視劇《鍛刀》文學原創作者之一。現居昭通。

〖劉光華,昆明都市時報傳媒公司副總經理,《滇池·大美昆滇》副總編輯、主編。現居昆明。


 

 

上一篇:原生故事|小劉的苦故事丨天不絕我,一下找了個好單位

下一篇:原生故事|人生如圓丨當年拼命逃離,如今拼命趕回去

云南永孜堂制藥有限公司        地 址:云南省昆明市高新區鑫園小區別墅15A幢1-3層       聯系電話:0871-63648999      傳 真:0871-63633499

Copyright ? 云南永孜堂制藥有限公司. subkombi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