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> 企業文化 > 原生故事

原生故事|每一塊石頭都是獨一無二的︱《秘境寶物》制作記(一)

發布時間:2019-4-26 14:12:39  瀏覽數:1089  來源:永孜堂制藥

每一塊石頭都是獨一無二的︱《秘境寶物》制作記(一)

一木 漢森Hansen

2018-12-14

文字&攝影丨一木

一見面,谷山張雙眼亮亮的,語氣急促:“這些天,翻遍了大大小小的石頭,沒有一塊合心意的,都要絕望了,停手一望,沒想到,這塊谷山石就躺在我腳邊!你看,這俏色的石皮,像不像天麻的顏色?”看著他眼睛里閃閃的小星星,忍不住替他高興。我深知他的脾性,找不到他心里的那塊石頭,他絕不會湊合動刀。

隨后,沒有虛迂客套,大家各自忙碌。露臺上,名家題寫的匾額下,谷山張皺著一對濃眉,盯著石頭看。我笑他,他卻無比認真地告訴我 : 一件好的硯雕作品,三分雕刻,七分天造。每塊石頭,都是大自然的寶貝,有其天然的魅力,我只是把多余的部分去掉,隨形設計,讓它本質的魅力顯現得更充分。

極是。如何將這塊粗糲無形的石頭,膛邊開得精妙,又將這一窩天麻布局得合情合理,顯然,這不是易事。一簍子各色石天麻,是近些時日陸續雕成的。此刻,放在了一旁。谷山張不時地瞥上兩眼,找尋靈感。



谷山石色清質細,自古以來就用來做硯臺。米芾《硯史》記載:“潭州谷山硯,淡青、紋如亂絲、扣無聲、得墨快、發墨有光。”自清乾隆以來,長沙府志、湖南方物志諸多記載。
谷山遺址就在湘江西岸以北。一條小路向上,兩旁野菊叢叢,步行只需百米,迎面兩塊巨石相對而出,赫然將路斷開。夾縫里鉆進去,有清風過耳。山谷高深,須抬頭而望,頓覺天高云遠。光從頭頂的窟窿漏進來,看得見光陰正一寸一寸在石壁上游走。這一處谷山硯開采遺址,已經成為長沙的一處秘境。



而遠在千里之外的烏蒙山區,另一處秘境,一個叫小草壩的地方,盛產世界上最好的天麻。現在,谷山張要做的是:用谷山石創作一組天麻石雕作品,取名《秘境寶物》。每一塊石頭都有自己的形狀、肌理和內部結構,不可復制。谷山張用手在石頭上不停地摩挲,翻來覆去地看。少頃,他似乎成竹在胸了。穩穩地,一手墨盒,一手毛筆,輕輕勾勒,三個天麻在石頭上或隱或現,但并看不分明。






一把刻刀,一把木錘,碎石飛濺。
刻刀上下翻飛,勾勒出優美的弧線。木錘咚咚,如敲悶鼓,或舒緩,或急促。時間在刻刀下飛快溜走,暮色四圍。工作臺上,一盞明燈,照著刻刀,晃著冷冷的光。扁平的刀口過處,天麻的輪廓開始顯現。如剝新筍,一層層石皮退下,一個個活脫脫的天麻呼之欲出。有的半掩土中,有的已經采走,只留下一個小土窩,似乎尚有余溫。谷山張嘴角慢慢地有了笑容,表情也輕松起來,他換了個工作臺,換把刀,繼續細刻。


慢慢地,小草壩天麻獨有的、俏皮的鸚哥嘴出現了。慢慢地,小草壩天麻獨有的、渾圓的肚臍出現了。慢慢地,新翻的泥土出現了。泥土芬芳,如有呼吸;龜裂處,似有山風凜凜吹過。“每次拿起一塊石頭,都是一次了解、解構的過程。有時候看個十天半月的,我完全沒有石感,也不著急,我等著。”他狡黠地笑著。似乎這是一場與石頭的較量,他是勝券在握的將軍。“石感好的時候呢,手握一塊石頭,我好似看見了石皮下面的松濤、水榭、樓閣……作品常常一氣呵成。每一塊石頭都是獨一無二的,我的每一件作品也是獨一無二的。”說起這些,他總是篤定而愜意。下頜的一撮小胡子在光影里跳動,如他的才思,敏感又輕靈。環顧露臺,一地石屑,工具隨手放置,一如既往的凌亂。還要多久,那一組取名《秘境寶物》的石雕才會移身別處,交由他的女人細細打磨?角落里,一株凌霄,瘦藤末端,開出一朵暖黃的花,向著有光的一面張望,兀自在清風里得意。




一木,湖南長沙人,湖南省攝影家協會。〗


 

 

上一篇:原生故事|滿屋都是石頭的氣息︱《秘境寶物》制作記(二)

下一篇:原生故事|沈力丨捧一捧泥土,在森林的最深處,種一個夢

云南永孜堂制藥有限公司        地 址:云南省昆明市高新區鑫園小區別墅15A幢1-3層       聯系電話:0871-63648999      傳 真:0871-63633499

Copyright ? 云南永孜堂制藥有限公司. subkombi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