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> 企業文化 > 原生故事

唐朝暉︱小草壩的狗

發布時間:2019-9-8 15:55:37  瀏覽數:918  來源:永孜堂制藥

唐朝暉︱小草壩的狗

唐朝暉 漢森Hansen 3月14日

攝影丨唐朝暉

狗是小草壩的主人之一。彭貴銀家養了五只狗,睡在一個窩里,為了食物,它們偶爾才會打架,其余時間,都和睦相處。狗睡的窩搭在屋子外面,小草壩人家都這樣。小黃,是一只狗的名字。小黃看見主人在屋外清洗套鞋上的泥巴,它身子挺拔地蹲坐在地上,像一位披著黑色斗篷的戰士雕像,小黃從頭到腳,都是黃色。兩邊臉上也是黃毛,前腳靠近胸部的地方一排黃,四爪亦為黃色。兩只耳朵平行于頭,耳朵尖尖沒往上翹,也沒有耷拉下來,剛柔相濟。主人在山路上走,它喜歡靠著人的身體,前前后后地繞著走,它的臉部表情總是微笑的,嘴巴張開,微微向上揚,尾巴永遠翹著,最后那一撮毛又垂落回自己的后背上。一只狗身體全黑,眼睛靠近鼻梁的地方,有兩點眼珠一樣大小的黃色毛,明晃晃地,像兩盞小燈,一看見這只狗,首先看到的肯定是這兩粒黃色,這是我叫它四點狗的原因之一。

有一只狗,我叫它“發怒的狗”,其實一看就很溫存,只是它的毛,被雨水打濕,不同于其它狗,毛一根根像針,豎立著,如大怒——毛發豎立。發怒的狗四爪為黃色,其余通體為黑色。


        老父親穿上雨靴,走出房子,四點狗和發怒的狗同時站起來,緊隨主人,它們像是與主人一起去走親戚,也像是去完成某種任務。老父親忘記拿手機了,折回老屋,兩只狗,席地而坐,在院子里等待主人。老父親背著背簍,拿起一把靠在墻上的長木柄砍刀。出發了。我們七、八個人,組成了這次上山挖天麻的隊伍。橫穿村里的大路,往大山方向走。離開村子不遠,泥濘的小路上,只夠老父親一人走,五只狗就排著隊,走在路旁的草地上,護衛老父親前行。發怒的狗走在最后面,挨著老父親的腳。越往山里走,我們的隊伍越顯稀疏,狗也慢慢地分散在隊伍的前前后后。

        還有一只白色的狗,與人始終保持五、六米遠的距離,不靠近人。彭貴銀站在石頭這一端,白色的狗就站在石頭另一端,它身子的一半在草叢里,腳并攏站立,頭向前伸,耳朵直直的,尾巴落下來,像另一條腿,都快接近地面的石頭了。它不靠近人,但頭向前伸,時刻在觀察人類。人走近,它就跑遠一點。

白色的狗,給我們同去的女性帶路,它不認識她們,但它知道,這是主人的朋友。三、五秒鐘功夫,白色的狗就跑到前面很遠的地方去了,女性們走得慢,狗就在前面等著。走走、停停、等等,狗和女人們之間形成一種節奏。山路上,彎很多,狗一回頭,發現女人們不見了,狗就往回跑,有點小著急,跑得快,一個急轉彎,差點撞上走在最前面的女人,白色的狗站住了,轉身又放心地在前面帶路。山路有點遠,狗放心地把人類甩在后面,跑得遠了點,它就坐在草叢里,等女人們氣喘吁吁地趕上來,它又接著很快地往前跑了。我們只聽見套鞋踩在泥巴里的聲音,我似乎聽見大山里的植物的呼吸聲。越往山里走,已經看不見村里的房子了。走了半個小時,還不算進山。半路上,灰色的狗、四點狗和發怒的狗,還有白色的狗,遇到稍微寬一點的草叢,就一字排開走在老父親身旁。路窄了。路,小線條般的兩邊,樹越來越高,不斷地有樹葉落在狗的背上,狗背著一、兩片枯黃的葉子,走了很遠,一片樹葉掉在地上,又會有另一片樹葉掉在狗的背上。狗不理會這些樹葉的來來去去。土路斜斜地耷拉著,落向下面的河流,坡度有些陡。

        到了河邊,有一座三根樹枝捆在一起的橋。主人過了河,小灰聞了聞樹枝,淌水上橋、過河。發怒的狗跟著,它們翹著尾巴,低著頭,走在樹枝橋上,比人的速度要快。我們過了河,爬上石頭的堤岸,五只狗擁擠著走在老父親旁邊,很快,又各自散開。過了河,才算正式地進山了。草更深了,密不透風。樹也多了,狗警覺起來,守護在人的前后。小黑在坡下不遠的地方發現了小動物,它叫喚了第一聲,其余的狗快速地穿過灌木林,聚集在一起,形成一個扇形包圍圈,叫了起來。

         老父親說,以前種天麻,不養狗。現在養狗,主要是防賊,防野豬。有野豬來了,無論是一只狗,還是兩只狗,都會沖上去叫,很兇的樣子,但狗不敢咬野豬,狗就一直叫,跟在野豬后退的路上,一直叫,直到把野豬攆跑。野豬也害怕的,被這么趕一次,至少要隔兩、三個月才再來。進山的路,開始還比較平,越往前走,幾乎沒有路,全部是泥濘和雜草。不斷地有溪水把路給淹沒了。人走在蒼蒼郁郁的大山里,不會有孤獨感,狗時刻親昵地奔跑在人的四周。

上山挖天麻,彭貴銀家里的五只狗,是有分工的。這只狗在那里,另一只狗在這里,一只狗帶隊,往前面走,永遠還有一只狗走最后面,斷后,還有一只狗,像通訊兵,來回奔跑于隊伍的前前后后,在中間穿來穿去。灰色的狗和發怒的狗,在前面開路,離人很近,老父親等后面的人,回頭,灰色的狗,就站在背簍的下面,等著,看著其它地方,只要老父親有了想繼續走的念頭,灰色的狗,就往前快走幾步。四點狗總是走在隊伍兩側,與人保持很近的距離,它總是喜歡站在雜草里,與草一起等待冬天的來臨,與草等待,一場瓢潑大雨的到來。主人挖天麻,四點狗靜靜地退在六、七米遠的灌木里,一動不動,不發出一點點聲響,如果不細心,是感覺不到四點狗的存在。它蹲在草叢里,享受著大自然的靜。灰色的狗,總是在挖天麻的主人后面來回打轉,走動。

         挖完天麻,我們一起下山回家。我和彭貴銀等人過了河,站在集合的洗腳石上,狗像在登記人數一樣地盯著我們每個人看。之前不熟悉的人,進了這趟山,狗熟悉了我們,我可以撫摸那只四點狗,它也開始親近我。我只看見三只狗,跟我們過了河,站在旁邊,望著河對岸。還有兩只狗呢?村子里同來的小伙伴說,彭貴銀的父親和叔叔,還在后面,沒跟上來,另外兩只狗在他們身邊呢!后面還有狗和人沒有過河,過了河的三只狗是不會走的。我們在大石頭上等后面的人,狗在大石頭上等。彭貴銀他們就在河邊洗剛采摘的竹筍。三只狗跑到最上面的石頭上,一直站著,沒有動,等河對岸的狗走出林子。

        最后兩個人也回來了,斷后的一只狗,緊隨著最后一個人,出現在河對岸,它低著頭,幾乎快碰到主人的腳后跟了。大家一起,靜靜地等老父親和發怒的狗過河上岸。老父親從三根樹枝捆綁在一起的橋上,走過來。狗走到河邊,毫不猶豫地把前爪搭在三根樹枝的橋上,它踩在一根樹枝上,如履平地,對于躍上樹枝的河水、對于樹枝下面喘急的河流,它無絲毫畏懼。樹枝橋的這邊,被水淹沒,狗照舊淌水而過。最后一只狗過橋,其余的只狗,都站在岸這邊的高處,看著。

一過河,狗突然加快速度,飛快地沖上石頭堤岸,速度之快,讓人驚訝。岸這邊的黑狗,從上面的位置撲下來,兩只狗見面,如同擁抱,相互親昵,尾巴都快搖斷了,各自伸出長長的舌頭,互相舔完,一齊往岸上的高處沖過來,三只狗,毫不掩飾自己的情感,糾纏在一起,有久別重逢的激動,其實分別也就三十分鐘不到。

回到家里,黃色的狗與黑狗坐在屋檐下,像一起上課的同桌學生。四點狗,遠遠地在屋子的這頭,玩著自己的尾巴。

〖唐朝暉:湖南湘鄉人,現居北京和西藏,中國作協會員,原《青年文學》雜志執行主編,現為《西藏人文地理》雜志執行主編。出版有《折扇》《一個人的工廠》《通靈者》《夢語者》等圖書。作品發表于《十月》《天涯》《大家》《花城》《北京文學》《山花》《文藝報》《文學報》等報刊。作品《一個人的工廠》上榜“當代中國文學最新作品排行榜”,獲第四屆“全國冰心最佳散文集獎”,進入第五屆“魯迅文學獎”二十部提名作品;作品入選《百年中國經典散文》《21世紀中國最佳散文》等數十本選集。〗

 

 

上一篇:李慧琴丨神靈雖萌, 畏之則靈

下一篇:唐朝暉丨去云南,挖天麻教程

云南永孜堂制藥有限公司        地 址:云南省昆明市高新區鑫園小區別墅15A幢1-3層       聯系電話:0871-63648999      傳 真:0871-63633499

Copyright ? 云南永孜堂制藥有限公司. subkombi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