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> 企業文化 > 原生故事

李慧琴丨神靈雖萌, 畏之則靈

發布時間:2019-9-8 15:58:40  瀏覽數:857  來源:永孜堂制藥

李慧琴丨神靈雖萌, 畏之則靈

李慧琴 漢森Hansen 3月28日


文  攝影丨李慧琴

滾滾小路爬高山,

路華青草長成林。

自從盤古分天後,

本人纔會知春秋。

九牛爬坡都用力,

拉起犁頭跟溝行。

若是不跟鏵溝走,

滿坭化灰塵。

——《丙寅 廿二簽》

這是我在小草壩風景區一座叫廟山的廟里抽的簽,無人解,我們擅自闖入了這間簡陋的平房。我也不知道自己為什么要抽這根簽,冥冥中感覺這里的簽會特別靈驗。我在神像后看到了一本很老的解簽書,試圖在里面尋找答案。簽書是毛筆手抄本,每一個字都工整清秀,翻了很久才翻到《丙寅 廿二簽》的解文。似懂非懂地,我想在網上查找它更具體的釋義,然而,用盡各種方法搜索,都沒有找到這簽文。

小草壩風景區,是一個尚未完全開發的原始森林。國慶節期間,游客也只寥寥幾個到此一游的當地人。山與山之間,平凡而寧靜,如果深入了解,會發現它絕對的刺激和狂野。

每年農歷十月初,紅葉如篝火般燃燒著整個森林,瀑布那或急或緩的小分流都乘載這些火焰上的舞者,向自然界傳達它最后炙熱的情感。只是此刻,它被煙蒙雨霧緊實地繚繞著,那些身背竹簍的過往身影,似乎不是靠腳行走,而是踏在云上,頃刻間,便與白茫茫的濃霧融為了一體。

我們沿著山腰向山頂駛去,想摸清這些神山的輪廓。車子像沖向云霄的小鳥,始終看不清懸崖四周的任何景象,除了偶爾掉落的幾塊巨石,讓我們有驚無險。約十分鐘,我們被一個上了鎖的長欄桿擋住了去路。把車停在路邊,徒步向右邊延伸的一條小路繼續探尋,我們不甘心就這樣與之告別。

腳剛踏過上山入口處的小溪流,我們恍若進入了王母娘娘的蟠桃園,仙氣從腳冒到頭頂,還透過手指縫。孫悟空將那蟠桃樹變成了枝繁葉茂的竹林,竹筍成片地從地底下冒出來。身后那條小路,已形成了一面無形的屏障,將我們與世隔絕。一段只有不及一米寬的石階天梯,在前方竹林的擁簇中隱約出現,不知道它將帶我們去到哪里。云海淹沒了盡頭,上面可能有神仙。

其實,我對神仙在俗世的居身之處,并不很感興趣,都是規模宏闊的寶殿內,供奉著威嚴、慈目的各路菩薩像,寺廟都香火鼎盛,功德滿滿,但空氣中少了些無欲無求的味道。

當我登上天梯的盡頭:一棟平房,門前立著一尊四面佛像,旁邊一口加了蓋的井,還有一顆大樹。小時候,我們經常愛念“從前有座山,山上有個廟……”,現在,一切,居然真實地出現在我們面前。

剛開始,我們不敢確信這真的是一座廟,因為門口的四面佛像塑得太萌了——正方形的腦袋、長方形的身體、一頂蘑菇形狀的帽子,身上披著一塊紅綢。佛像眉毛彎彎,眼睛圓圓,鼻子高挺,還有露出八顆白牙的紅嘴唇。佛像后有一個香火龕,一些沒有燒盡的香簽和黑色紙屑。右后方的天井,像個大的水泥圓桌,在側方的位置,開了一個梯形舀水口,井水是滿的。

霧越來越多,在群山里聚攏,一點點把我們吞沒,整個山谷,無數座大山,沉沒在濃濃的水霧里,水珠在眼前成片地飄零,快接近傍晚的緣故,灰色的天空壓得更低了。那座三張木制圓拱門中間摳出兩個木窗的房子,像幅抽象素描畫。小時候,我最愛畫的房子就是這種規格。中間的房門頂上,亮了盞瓦數不大的黃色小燈泡,墻壁散發出不均勻的黃色,開出一些不規則的裂縫,像茶盞開片。透過窗戶,黑漆漆的房間里閃爍著一盞油燈。

敲了幾下門,無人應答。

左邊兩扇門從里面鎖住了,發現右邊那扇門,是在外面閂住的,雖然擅自闖入有點冒犯,但我們充滿著敬意,相信可以得到各位神仙的原諒。

我們敲了三下門,隨后,推門而入,滿屋的菩薩像,讓我們大吃了一驚。

這是一個約八十平方米的長方形空間,房間三面,環繞著一米多高的水泥墩墻,水泥墩上供奉著大大小小的菩薩。如果光從面相和身形觀察,大部分難以識得他們的身份,因為每一個菩薩都基本一樣,跟屋子外的四面佛,長著相似的五官——肉粉色的面龐、金色的帽子和身體。他們一大一小依次排列在佛龕上,有些還用大紅綢子搭在頭上和身上,像多穿了一件斗篷。

正中位置,擺放了一個四方桌,桌上有三個用黃紙供奉的排位,上面寫著各菩薩的名號,還有一把香,和一個燃著香油燈的飯碗,為了不被風吹滅,燈上面蓋了個去掉了一半底部的塑料油壺。桌子右邊,一個用樹枝和麻繩架著的,發黑的舊鼓,側面一把靠背椅。桌子的左邊是一塊石碑,碑銘為《鴻靝大廟菩薩碑文》,碑文上寫的什么,看不太懂。這是充滿儀式感的神秘空間。

我點了三根香,在拜墊上叩拜三下,然后拿起排位后的簽筒,虔誠地用傳統的方式,搖出一根簽來。神靈雖萌,畏之則靈。

我們在神殿里,逗留了半個多小時,此時,灰色的水霧已飄進屋子,像一個巨大的棉花糖,都想擠進這三個門框里。我們把棉花糖擋在門外,閂牢。做了個簡單的告別儀式,供奉了一點香火錢,走出最后一扇門。

大殿左右兩邊,還各有一間房,右邊的木門上,用紅色粗筆寫著“廚房”,左邊的墻上寫著“廁所”,并畫了個箭頭。

臨別時,去了趟廁所。這是挨著房子搭蓋的一個小茅廁,有兩個蹲坑,讓人驚嘆的是廁所非常干凈,幾乎看不到灑露的穢物,也沒有很重的異味。

廟山的廟,冷冷清清,但每個細節,都能感受到守廟人的用心。很遺憾,沒能等到神秘守廟人的出現。夜幕逼近,我們帶著心中的疑惑,

回到“人間”。

〖 李慧琴,湖南長沙人,祖籍湘陰。1987年5月出生,曾工作于湖南省高速公路,現自由職業。〗

 

 

上一篇:張一枚丨相看兩不厭,唯有豆沙關

下一篇:唐朝暉︱小草壩的狗

云南永孜堂制藥有限公司        地 址:云南省昆明市高新區鑫園小區別墅15A幢1-3層       聯系電話:0871-63648999      傳 真:0871-63633499

Copyright ? 云南永孜堂制藥有限公司. subkombi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